联系我们

地 址:北京海淀区成府路43号1号楼603室

邮 编:100083

电 话:010-62706118

传 真:010-62705055

邮 箱:alumni@pbcsf.tsinghua.edu.cn

微 博:http://weibo.com/pbcsfalumni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alumni_pbcsf
alumni_pbcsf
您当前的位置:  校友风采 校友专访 正文

邢毓静谈深圳改革再出发:科技创新、金融科技、深港合作

时间:2018-09-13 文章来源: 作者: 打印 字号:

左:邢毓静 右:张伟

 

问:您到深圳工作的契机是什么?就您多年的个人工作经验来说,对改革开放40年来深圳金融市场的变化最深刻的感受或体会是什么?

邢毓静(以下简称“邢”):回顾历史,大家的共识是:深圳过去取得的辉煌成就归因于深圳的三大优势:一是市场化和民营资本集聚的优势。2018年5月,IMF与中国举行第四条款磋商首站选择深圳,会谈后,第一副总裁大卫·利普顿先生在声明中说:“代表团对充满生机、繁荣发展的深圳市的访问突显了私营部门的重要性,因为在深圳,带动中国在电子商务、金融科技和高科技消费品等前沿行业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的是私营企业,而不是公共企业。”正因为如此,市场自发的力量催生了像腾讯、平安、华为等一大批蜚声中外的知名企业,带动了深圳经济率先进入依托科技创新的高质量发展阶段。  
二是毗邻香港的开放优势。过去四十年,香港对深圳发展功不可没,深圳也进一步助推香港繁荣稳定。随着深圳经济金融的不断发展,深圳在更高层次支持香港科技、金融、教育的发展。尤其在金融方面,深圳通过跨境人民币业务,极大支持了香港建设离岸人民币市场发展。
三是人才的优势。深圳不仅是全国年轻人向往的城市,也是全世界年轻人喜欢的热土。目前深圳人均年龄为34岁,既有本土培育的人才,也有海外回归的高端人才。这些人才熟稔经济金融、科技创新的先进理念和方法,更对中国市场化发展之路有深刻感知和领悟,将成为未来深圳经济金融发展的强大内生动力。


问:我们之前拜访了一些供职于深圳金融机构和自主创业的校友,站在他们的角度谈到了各自企业的业务发展以及对深圳金融监管环境的切身体会。能否请您站在您的角度,从宏观上谈一谈深圳目前推进金融领域发展的重点在哪些方面?
邢:重点仍然是围绕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到的三项任务,即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开放。

首先是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过去10年,一方面中国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膨胀得非常厉害,另一方面中小企业始终存在着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境。这与调控政策有一定关系,比如信贷资金不许进入房地产或不许进入股票市场,而客观上这两个市场又有很强的需求,银行不能贷,就只能通过信托、基金等不同金融机构,包装成各式各样的产品最终进入市场。资金多一个环节,就需要为该环节中介支付一定的利润和成本。资管新规的出台等政策手段都是在强调市场的透明性,这是核心。

其次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经济新常态下,防范和化解各类金融风险,包括房地产风险、跨境资金流动风险、跨市场交叉性产品等风险的任务依然艰巨。另外,深圳地区金融风险的表现可能跟全国大部分地区有所区别,它最大的风险主要还是跟互联网金融有关系,一些互联网金融企业通常把自己定位成科技企业,仅拿科技的思维去解决金融的问题。如何在发展、创新、防范风险、加强监管方面取得良好的平衡,未来依然面临很多挑战。

第三是金融业如何进一步改革开放的问题。在种种因素的交织作用下,深圳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创造了傲人的发展奇迹。四十年的发展至今,深圳不可避免地与转型难题“狭路相逢”。从外部环境看,全球化浪潮一浪猛过一浪,国际竞争日趋加剧;从内部来看,我国改革开放在范围和程度上的推广和深化,弱化了深圳的政策和区位优势,未来深圳应实践以“科技金融、金融科技、深港合作”为核心的发展主旨,继续推动金融和科技的深度融合,使金融支持科技创新发展,使科技助推金融风险防范,共同推动深港金融之间更紧密、更深度的合作。


问: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深圳亦希望借由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探索,包括投资便利化、贸易便利化、金融开放创新、事中事后监管、法治创新、体制机制创新、人才管理改革等寻找新的发展机遇。请您从个人经验和理解的角度谈谈深圳改革开放如何再出发?

邢:深圳在未来三年还有很多可以发掘的潜力。首先,身处改革开放前沿,市场主体对政策和市场信号反应敏锐,新产品层出不穷。在深圳你会有这样几个切身感受:第一个切身感受是深圳企业的产品创新层出不穷,这些是深圳未来产业、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发展的基础。第二个感受是金融机构产品创新层出不穷。全国其他地方还没有的产品创新,深圳率先在做了。第三个感受是金融科技方兴未艾。据2016年一家咨询机构的报告,全球金融科技投资中,接近70%为中美两国所分享;而在中国的份额中,深圳更是独占鳌头。我们建议深圳未来把金融和科技结合的更好,在传统的银行融资、资本市场、发行股票,PE/VC等金融领域如何继续实施科技创新,其实还有很多探讨的空间。比如运用科技的力量帮助金融做好风险识别、风险定价以及后期的风险处置等风险管理工作等。

其次,挖掘深圳在跨界金融方面的潜力,深圳目前是最有条件去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大陆城市,或许粤港澳大湾区的设想应该更大胆一些。我1995年参加工作,第一次来深圳的时候是需要办理边防证的,那个时候深圳和内地之间有一条线,后来慢慢随着经济的发展与互通,这条线没有了。那么如今香港和深圳之间仍有一条线,其实粤港澳大湾区就是围绕着珠江口,那么有没有可能在粤港澳大湾区内做一个整合,就不再有这条线了呢?

粤港澳大湾区指的是 广州、佛山、肇庆、深圳、东莞、惠州、珠海、中山、江门九市和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形成的“9+2”城市群,如果城市群能够真正连成一体的话,对整体经济的发展都有好处。比如说产业的互补,香港作为融资中心及国际化离岸人民币中心,深圳作为科技中心,广州、珠海、东莞等作为与之配套的高端制造业生产线,那么在湾区内就形成了一个发挥特长、良性循环的发展模式。湾区的发展潜力巨大,当然这其中的挑战也很多。就金融而言,金融挑战最核心的是三种不同的货币,三种不同的资本流动管理方式,三种汇率决定方式,不同货币在一个区域内进行融合这个问题理论上很好解决,如今国际上可参考的也就是欧元,但其实欧元在18年就面临了很多困境,所以在实践层面对金融的挑战确实是很大的。


(邢毓静为1998级博士校友、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行长。本文根据对她的采访整理而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