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 址:北京海淀区成府路43号1号楼603室

邮 编:100083

电 话:010-62706118

传 真:010-62705055

邮 箱:alumni@pbcsf.tsinghua.edu.cn

微 博:http://weibo.com/pbcsfalumni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alumni_pbcsf
alumni_pbcsf
您当前的位置:  校友风采 校友专访 正文

闻思不止,笃行不辍——访1997级博士校友王子明

时间:2018-03-14 文章来源: 作者:张梦雅/校友办 打印 字号:

 

 

一 “伏案十年,我突然意识到社会发生了巨变。”

1986年,王子明从吉林工业大学电子工程系自动化专业获得工学硕士学位后,因为喜欢大海,来到烟台,在烟台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任教。期间,他对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佛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潜心钻研。

 

“伏案十年,我突然意识到社会发生了巨变。”

 

1995年的春节,王子明回长春老家过年,偶然在《吉林日报》上看到一则兰达期货公司的招聘启事,受别人激励,产生了前去一试的想法。虽然当时他并不熟悉金融,但扎实的数学功底和精湛的计算机技术,使他得到了这个机会。

 

刚开始,他的工作就是帮助公司搭建网络,安装期货仓位管理软件,并协助合作方进行盘房工作人员培训。由于当时Windows操作系统尚未普及,仓位管理软件依然是DOS下的隐藏菜单软件。他用DEBUG命令把菜单选项一个个反汇编出来,如此一来,期货交易的逻辑和思路也就容易理解了。“所以我接触金融是从期货开始的,那时读了很多期货方面书籍,发现金融很有意思。”

 

1995年,中国金融改革进入了全面展开的新阶段,金融机构体系和功能趋于完善,一个开放、有序、严格管理的金融市场正在形成。“金融是把各种生产力要素凝聚到一起的力量,只要把资金配置到了合适的位置,经济自然就会增长,所以金融是市场经济的核心。这是当时我的分析,也是我为什么要去学金融的原因。”

 

二 “在长春来北京的火车上,我扪心自问,我已经准备好了。”

打定了要考五道口博士的主意,王子明行事果断,他首先回到烟台大学办理调转手续,把行李运回长春,然后他直接来了北京。“当时我进到五道口,一个人也不认识,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希望找到一位可以帮助我的。当时,正值中午吃完饭,学生回宿舍的时间,我看到一位高个子男生走了过来,他就是94级的博士研究生范珣。我们俩到现在都是特别好的朋友。”

 

范珣在了解了王子明的来意以后,对他的专业背景、工作经历等做了认真全面的分析,并且推荐其报考自己的导师周林研究员。后来在范珣的帮助下,王子明得到了一次与周林老师见面的机会,他小心翼翼地说明了来意,“我跟老先生说:我确实没学过金融,但金融是我的兴趣点,我可以现在去学习基本理论知识。我学完之后,您再来考察我,如果觉得我可以,我再来报考。老先生很寡言,没有说话,我想算是一种默许吧。”

 

因为没有任何金融学知识的基础,王子明需要从头学起。他参考了北大、人大的经济学金融学本科生培养计划,发现诸如宏微观经济、货币银行、国际金融、财政学、财务会计、管理会计、投资学、国际结算、计量经济学等等十余门课需要学习,然后到北大西南门的海淀图书城买了40多教材及专著带回了长春,开始自学经济金融基础知识。

 

“我大概翻阅了那些书的目录和内容提要,然后为自己安排了学习的先后顺序,以着差不多15天一门课进度向前推进。每当学习完三四门课,我找吉林大学经济学院的老师帮助我拟一套相当于硕士研究生课程考试的卷子来进行自我测试”。然后,他就会带着他读过的书和做过的卷子到北京拜见周林老师,向老师汇报这期间自己学了哪些课,每读了哪些书,每一门课的理论框架与重点内容,以及在国民经济实践中的解释与运用。王子明说那个时候周林老师依然沉默寡言,就让他把书和卷子留下,隔天来取。历经八个多月的时间,十余门课程自学结束后,到北京向周老师汇报,周林老师对王子明说:“书本上的东西您学得可以了,但是金融你不懂,你不了解中国金融的现实,现在我可以指导你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备考准备,但是王子明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难关:就在距离考试时间还有两三个月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研究生部取消了周林老师当年招收博士的计划。王子明和其他几位报考周林老师的学生,一时间没有了博士生导师,能不能参加考试成了悬而未决的事情。最后,距离考试大概不到十天的样子,他才被学校告知可以报考刘鸿儒老师。这样他将从原来准备的国际金融学方向一下切换到货币银行学方向,专业考试的知识范围发生重大变动,使他的考试最终成绩受到了很大影响,虽然成绩达到了录取标准,但是由于名额所限(学校负责老师语),第一年他落选了。

“考试前,我曾到办公室拜访过唐旭主任,唐主任说:虽然我的教育背景暂时没有优势,但是只要把经济金融知识补上,由于数理基础扎实,你的优势将会比别人更大。唐主任学术视野开阔、观念超前,他的话给了我信心,使我受到很大的鼓励。因此,我从内心十分感激唐旭主任。”

 

王子明说第一年的失利并没有动摇他的信心。他说,自己是经历过文革的学生,1966年刚上小学就赶上文革发起,中小学教育秩序受到极大影响,所以从小他就习惯了自己看书学习,课本中的知识不能满足他,就从做老师的父母那里要来教师参考书来扩大知识面,还有那些父亲读书时留下来的带有前苏联印记的物理、化学、文学和心理学等书籍。因此,作为文革后恢复高考入学的第一批大学生,自学经济金融学不是问题。在随后的一年时间里,他做了更加充分的训练和准备,“当我再次踏上从长春出发进京赶考的火车时,我扪心自问,我觉得我已经准备好了。”

 

最终,王子明以总分第一的优异成绩考入五道口。

 

三 “离开小院的时候,带走的是我自己关于经济金融的哲学思考。”

在五道口,王子明度过了心无旁骛的博士生学习生涯。在他的信念里,工作要像工作的样子,学习也要像学习的样子。“那是我建立一生的经济金融理论高度的时空点。我希望在离开小院的时候,带走的是我自己关于经济金融的哲学思考。”

 

他与秦宛顺老师讨论动态宏观经济学模型中约束微积分方程的推导;他利用课余时间自学James D. Hamilton所著的《时间序列分析》;与此同时,他认真聆听刘鸿儒、赵海宽、吴念鲁、周小川等金融大家讲述中国经济和金融政策的时机如何把握如何权衡。“他们首先是学者,其次他们具有实践经验,而且他们深谙政治之道。他们扎扎实实地历经了中国经济金融改革的每一步,集三种素质于一身。”

 

“其实在我看来,作为博士研究生,书本里的知识完全可以自学。但是,读博士期间,有些东西是不能自学的,比如五道口导师们对中国乃至世界经济形势的判断和解读的那种独特视角等等。我记得在从五道口毕业前后,只要看到一条经济金融领域的相关新闻,就基本可以判断出将要出台的政策,以及其中的决策逻辑等——这些真的是从别的地方学不到的。”

 

四 “职业选择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从中获得乐趣。”

从五道口毕业以后,王子明在招商银行总行工作过一段时间,参与过全行的信息系统调研,为制定信息系统中期发展规划提供素材。他说,在这份工作中,得到的锻炼特别大,收获极多。同时,他也渐渐觉得具体的实务工作并不是自己的兴奋点。“我是一个读书人,需要有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去看书去思考。在我看来,职业选择不应该仅仅以挣多为目标,更重要的恐怕是你能不能从中获得乐趣。”

 

当时适逢北大光华给他提供了一个工作机会,犹豫再三,王子明最终又回到了学校。

 

现在,王子明在北大光华管理科学与信息系统系授课的内容涵盖管理科学、企业信息化、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金融大数据、经济泡沫等。“我们这一代人都是从实践中走出来的,我们特别重视所研究问题的实践意义。首先它是个实践中的问题,然后抽象为理论模型,研究完之后能再回去指导实践,也就是最终要将研究转向于政策制定或解决问题。”

 

正如当年唐旭老师所说,交叉学科的优势在王子明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如果问今天资本市场最热门的板块是什么?离开信息科技相关领域几乎就很少了,未来信息科技还会有极大发展空间,对于从事金融事业的人来说,储备这些跨学科的知识应该成为一种习惯,你可以不懂细节,但是一定要了解其思想,能够预测其发展前景。”王子明说他准备开一门新课,给同学们讲讲私募投资热点中的信息技术。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都是当下最热门的投资风口,理解信息技术可以帮助学生们更准确地判断投资项目的价值。

 

后记:在跟王子明校友交流的过程中,他告诉我们,到北大以后,在正常教学科研之外,他继续倾注了大量的时间阅读佛学书籍,经过前后二十多年的研究与思考,终于有了一种“天亮了”的感觉。从文化的渊源上看,佛学代表了人类最高层次的哲学智慧。即使管理之道也不仅仅在管理学书中,你可以在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中找到,比如:管子具有浓厚的市场经济色彩,韩非子从利害关系入手进行的责权利分析与社会管理体系设计,再加上充满了人情味的儒家思想建立道德秩序。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与专业领域知识的碰撞与融合,成就了王子明校友独树一帜的风格,云淡风轻、温文尔雅中饱含着生命的张力,他说:“文化就是那些看似无用,但却会深刻影响你的人类思想中最精华的部分。”跟王子明校友交流的时光短暂但却收获满满,可以体会到他在充满人文哲学的教书育人生涯中,闻思不止、笃行不辍。祝福王子明校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