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项目

报考我们

教师与研究

学生发展

校友

合作伙伴

研究机构

关于我们

English

高瞻远瞩 谆谆期待——IMF副总裁朱民做客清华五道口全球名师大讲堂

时间:2016-03-21 来源: 作者: 浏览: 字号: 打印

  

手持一杯清茶,将全球经济格局新变化娓娓道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20日下午在清华大学做客“清华五道口全球名师大讲堂”,生动、清晰地描述出了“充满挑战的新世界”图景。

 “从经济的眼光来看世界各国,国家影响力的大小与疆域面积、地理位置联系不大。”朱民以世界各国GDP地图、贸易额地图、金融地图三个新颖的维度重新划分各国版图,还以欧元区的德国为例,指出一种新货币的流通将会改变区域内的经济金融格局。

朱民指出世界经济已出现了以发达国家为主的金融消费集群、新兴市场国家为主的垂直供应链制造业集群以及沙特阿拉伯等国家为代表的能源集群。各国通过核心国家发散开来,与其他集群进行联动,且呈现出网状业态。

以亚洲与欧洲的经济联系为例,洲际国家之间通过中国、德国、英国、法国、美国等核心国家进行联动。具体到中国的贸易伙伴,美国、香港地区能将风险传递、扩大,日本、澳大利亚则只能吸收。如何判定风险的传导及联结点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维系全球经济稳定的关键所在。

朱民通过研究发现,金融危机之后,金融、信息等虚拟经济纽带在国家之间共振,全球经济呈现出高度关联性、互动性及溢出效应。据介绍,金融市场间关联度为80%,实体经济关联度仅为60%。发达国家GDP增速每1%的波动将会在新兴经济体中引发0.44%的溢出效应;反之新兴经济体对发达国家的影响则减弱为0.22%。中国GDP增速每1%的波动将在马来西亚、台湾地区引发高达0.6%0.8%的溢出效应,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对全球经济影响巨大。


通过上述精细的分析,朱民不仅揭开了全球经济表面上的变化,还进一步指出了内部结构性的变动,即“因为集群的概念、信息的往来和共振,全球经济往来的密度和强度大大加强,使得全球经济金融的互动和联动大大加强,一个国家的政策对外溢出效应大大加强。互动性和溢出效应对全球宏观经济政策管理形成了一个最大的挑战。”

谈及对未来全球经济展望,朱民认为从GDP增速、产出缺口、潜在增速三个方面来讲,“整个的经济增长情况其实并不好。”且表现出贸易额、对外直接投资的下滑,这与经济全球化形成了第一个悖论;与之相对应的是信息、金融之间联动速度加快,这导致金融经济关联互动性增大、人决策的行为也趋于共通,这与传统的经济金融宏观管理理论再度形成悖论——即“二元悖论”。

朱民进一步阐述说,“‘二元悖论’是理解今天经济金融全球格局非常重要的方面:在实体的意义上它在下降,虚拟的意义上它在提升,而虚拟关联度则产生了比实体贸易和资本流对金融和GDP更大的冲击。这是今天全球经济金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两元悖论,也是对所有的宏观管理者一个巨大的挑战。”

朱民随后从需求侧及供给侧分析了现今国际市场上利率及油价的走低,目前全球经济呈现出低利率、低油价、低通货膨胀率的现状。尽管处于同一的经济背景之下,但各国采取的措施却不尽相同:美国银行业杠杆率下降,股票债券杠杆率在增加,亚洲的整体杠杆率还在上升。金融市场的第二个变化是美国加息与日元欧元区减息等迥异、不对称的货币政策。

朱民认为,随着经济体之间联动性加大,造成流动性在全球范围内扩大,并使得经济波动上升,这一现象在今年表现得尤为明显。而如何判断这一高频波动与系统性风险的边界是规避后者的关键所在。

朱民感慨地表示,“这是全新的时代,是十年前完全预想不到的新世界,这也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世界,已经超出了原来理解的宏观经济周期变化,转向深层次的结构变动。这一事实对全球金融政策制定者、研究者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在缜密理性的分析之后,朱民发出了富有感染力的召唤,“我们怎么理解这一现象?我们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我们怎样形成自己的政策?我想这将在你们年青人手中找到答案。” 朱民对清华学子寄托了谆谆的期待,“年青人在什么地方不重要,你本身的实力最重要。全球关联性也注定了现代年青人既面临世界性的挑战,也蕴藏着世界性的机遇,其间的区别就在于个人核心竞争力。”

整场演讲节奏紧凑,朱民演讲过程中对现场观众的问题即问即答,又富有互动性,清华学子们聚精会神聆听了朱民演讲。一位在场的同学认为,朱民副总裁有着国际化视野,既回应了全球热点,又兼具新颖的研究视角,提出的问题更是发人深省。


本次“清华五道口全球名师大讲堂”由五道口金融学院主办,吴晓灵院长全场聆听并主持。清华五道口全球名师大讲堂是着眼于金融界的公益性系列学术讲座,邀请全球知名学者、国内外监管机构高层管理人员、资深金融学教授等学术和实务造诣皆深的经济学家,分享学术观点,促进学术交流与进步,为同学们创造更多与大师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教学项目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