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 址:北京海淀区成府路43号1号楼603室

邮 编:100083

电 话:010-62798575

传 真:010-62705055

邮 箱:alumni@pbcsf.tsinghua.edu.cn

微 博:http://weibo.com/pbcsfalumni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alumni_pbcsf
alumni_pbcsf
您当前的位置:  校友风采 师者风采 正文

赵海英:培养具备领导力的金融人才

时间:2018-04-10 文章来源: 作者: 打印 字号:

 

赵海英

 

1 我知道您是从2002年开始在五道口做兼职导师,独立或与他人共同带过的硕士、博士学生(含清华经管)已有60余名。那么您最初到五道口来的契机是什么呢?

 

赵海英(以下简称“赵”):作为一名普通人,自己更喜欢“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今天接受这个采访,觉得很忐忑,一点浅见,就当是为“道口”做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吧。我当时到道口是挺偶然的一个契机,作为“金融黄埔”,五道口的背景很特别,也吸引了很多优秀的人才。我觉得判断一个学校好坏,很重要的一个标准就是看它能吸引什么样的学生,所以我当时很高兴的接受了这个邀请。

 

我自己对于学校一直有种浪漫主义的情怀。无论平时工作有多忙,都愿意抽出时间去学校做一点事情。在学校与学生们教学交往,交流互动这件事本身对我来说就是非常愉快的。人们常常把老师比作园丁,园丁要拔草、浇水、施肥很辛苦,但其实换一个角度,我们现代人在城市繁忙的工作生活之余能有机会走进公园绿地,去做一个园丁是很幸福的。人虽然不能理想主义,但是要有一些理想的情怀,我觉得我在学校跟年轻人在一起,那个理想的情怀可以不消失,所以也就一直延续了这份跟道口的因缘。

 

孟子说人生有三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也”是人生一 大乐事。我的一些学生很年轻懵懂,只是学了一些课本上的知识,确实需要我作为老师给他们一些指导,但还有一部分学生年纪比较长一些,积累了丰富的人生经验,在业界也是声名远播,所以我跟大家永远都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不敢好为人师。

 

总而言之,教学是相长的,在学校跟同学们一起,从他们身上体会到创新的思想,解决有挑战性的问题,这个过程确实会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但是过程是非常痛快的。

 

2 我知道平时只要时间允许,您都会定期和同学们聚会,除了讨论学术研究和实战经验,更多会跟他们交流思想,探讨传统文化等等,能否请您分享一下坚持这种交流方式的初衷和自己的感受呢?

 

赵:我们聚会形式很多样,有的时候以专业为主,有的时候以传统文化为主。在专业分享的时候,因为同学们大多在不同的领域工作,大家聚在一起,分享一些专业问题的看法,交流各自解读问题的视角,包括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面临的挑战等等。中国古人说“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关键是这个“习”字,“习”就是实践的意思,尤其我们经济和金融是一个应用学科,与实践联系非常紧密,同学们在不同的领域工作,所以很多思考都带有创新性,比如最近我们就有一个关于IPO发行的探讨,我觉得就非常好。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有时我们的聚会与传统文化有关,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特色吧。其实最近几年习总书记也有很多关于传统文化的讲话。他说“中国共产党人始终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继承者和弘扬者”,“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


中国今天无论在经济实力、军事实力还是国际影响力方面都已得到了大步的提升,同时我们的民族有着深厚的文化传统,极富特色的思想体系,这是我们国家的优势,所以我们也应该去理解和学习,继承、发展和弘扬,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习总书记也曾说过:“文明特别是思想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无论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如果不珍惜自己的思想文化,丢掉了思想文化这个灵魂,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是立不起来的”。十九大报告也说“文化是我们国家的灵魂,文化兴则国运兴,文化强则民族强”。没有文化也就等于没有了我们自己的灵魂和脊梁。当然强调学习我们的传统文化,也并不意味着会排斥其它文化,我们的传统文化向来都是十分包容、开放的,历史上也融合了许多外来的文化。

 

所以学习传统文化这件事,我们一直坚持下来了。


3 回顾您的个人履历,您亲历了中国金融市场的建设、监管、发展历程并且有多年的资本市场一线的实战经验。我们都在强调培养“国际化、复合型、创新型”的金融人才,五道口也以“培养金融领袖,引领金融实践”为使命,能否从您的角度谈一谈对于中国的“金融领袖”的看法?

 

赵:在我看来,培养“金融领袖”其实就是培养有领导力的金融人才,其实关于领导力,我和同学们最近也做了一次专门的讨论和思考。

 

因为在证监会、中投这样的工作平台,让我有机缘接触到了一些国内外的优秀行业领导者,比如跟巴菲特、耶鲁捐赠基金的Swensen都会有一些交流。在跟他们交流、学习的时候,会发现他们传递我们的不仅仅是投资的技巧,他们所传达的信息还蕴含着一些更加深厚的东西,而这些就是他们领导力的核心的部分。我把与他们交流的体会告诉给我的学生,这也是一个传承吧。无论是做老师、创业者、企业管理者还是在NGO组织中工作,职业虽然不同,但领导力的核心精神其实是一样的,只是应用到了不同的领域。领导力也不可简单的理解为做其他人的老板,其实认识自己,做好自己,本身就是领导力的一种体现。


我在这里举一个例子,最近美国前财政部部长、银行家Robert Rubin与耶鲁大学捐赠基金(Yale Investment Office)首席投资官David Swensen*有一场关于投资的对话。 Rubin问了Swensen这样一个问题:你认为做投资管理,什么是最重要的?Swensen回答:“你如果25年前问我这个问题,我会给你列一个很长的清单,但今天问我,那我告诉你,最重要的是你投资原则的质量和品位(The quality and character of investment principle),第二重要的是投资原则的质量和品位,第三…”。因此答案就是这一点!

 

当你在任何一个领域或对任何一项工作深耕很久之后,便会发现成功最核心的要素其实就只有一点,借用Swensen的话,可以总结为The quality and character of your principle ,这个principle不仅仅是你的投资原则、投资哲学,它的含义很深刻,大家可以去参究参究。

 

有了合适的principle之后,做到有战略定力(perseverance)很重要。我们以投资领域的投资纪律--简单再平衡为例,如果没有配置的范式调整,当股价涨到特别高的时候,投资配置里股占的比例会越来越高,超出设定的股债比,这种情况下如果要回到设定的配置就需要卖,边涨边卖;反过来股价往下走的时候,就要不断地去买,边跌边买。这种逆向思维短期看是亏钱的,在面临一些现实的挑战和考验的时候,有时候自己都会对这些原则有所动摇。做对的事、有定力是有“成本的”,只有经历了考验,你的principle的质量和品位才能到位。


其实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就有对此非常深刻和绝妙的解读。孔子说“吾道一以贯之”,“道”其实就是领导力,它并不指一个人身居高位,而是应该把自己的生命做到最合适,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领导力在每个人身上的应用都是不一样的,就像每个人照镜子都会折射出不同的影像。


关于定力,孟子也说:“富贵(wealth and honor)不能淫(cannot corrupt him),贫贱(poverty and humble status)不能移(cannot sway his principle),威武(power and force)不能屈(cannot bend him)”。这是我们都很熟悉的一句话,可能用英文去表达反而会看得更清楚一点。在我们人生的道路上,尤其做金融的人,有时候会面临艰难的利益选择,这个时候也更加需要有孟子所说的这样一种定力。

 

*David Swensen,管理的The Yale Endowment Fund被称为是全球运作最成功的学校捐赠基金,管理着高达200亿美元的捐赠基金,为耶鲁大学提供每年接近40%的运营经费,“耶鲁模式”也创造了机构投资史无前例的成就。Swensen本人对耶鲁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投入了超过30年的时间管理The Yale Endowment,改写了耶鲁大学基金的历史。


4 那么在如何建立和培养一个人的“领导力”方面您能否提几点具体的建议和要求?

 

赵:我们要有情怀,同时也要有修为,只有我们提升到一定的高度,才能够成为一个有领导力的人。 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人一旦没有忧患,不经历挫折,你的领导力一定是发展不起来的,因为挫折与挑战是发展领导力最肥沃的土壤 。

 

当你找到适合自己的principle之后,如何去实现,我认为有两点,一是你自己要有实现它的信念,二是你要为它创造一个可以生根发芽的环境。好比你自己对一件事情很有信心,但是工作的环境不允许你朝着这个方向发展,那么你也不能成功。在中投成立之初,我们首先需要找到适合我们情况的投资原则,然后取得公司的员工、公司治理中董事会以及其利益相关者的认可并逐步将它变成一种投资文化。得到认可本身是一个过程,也是希望达成的一个结果,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做很多的工作。


我最近看到一个心理研究发现说,很多年少非常聪明的孩子,在事业发展上反而没有什么显著地成就,那么到底什么才是一个人成功最重要的因素呢?他们给出的答案是grit。Grit在古英语中的原义是沙砾,即沙堆中坚硬耐磨的颗粒。对于自己的目标,不仅要投入热情,更重要的是坚持,用坚强的毅力去一生追求。

 

一棵树想要长得枝叶繁茂,它的根一定要在地下扎得深厚,这样最终才能成为参天大树。所以想要坚持自己的principle,做到有perseverance,一定要深度学习, 不在乎一时的得与失,才能最终走的长远,这是真正的学问之道。

 

5三十五年前为了准备金融改革的人才,人民银行创立了金融研究所研究生部,三十多年间,五道口为中国金融改革输送了很多人才。作为五道口资深的业界导师,您也见证了五道口近些年来的发展、成长与变化。能否请您谈一谈作为见证者的感受以及对学院未来发展的建议?

 

赵:我认为厚积才能薄发,对于五道口未来的发展,一定要立足长远。继续坚持五道口的精神与传统,进一步挖掘五道口的优势,包括学生优势、业界导师优势等等。

 

另外我还想说两点,一是要多研究中国的问题。我们处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中,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自然要去了解国际形势,参与国际事务,以开放的心态迎接变化,但是更重要的是要扎根中国。一方面提高我们在经济金融领域理论的研究,为中国的成功或挑战总结经验;另一方面中国也迫切需要了解中国的金融人才为国家的发展贡献力量、献计献策。

 

就经济和金融领域而言,中国的发展无论对应用还是理论研究来说都是最肥沃的土壤,我们要下大力气研究中国问题,就像当初美国崛起成为最发达的国家,美国的经济和金融研究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展。那么我们与美国的发展道路是不一样的,中国经历过巅峰,也走过曲折,正如习总书记所讲:“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所以我们不能失去这个机会,要静心深度思考,扎根中国,深入调研,走出去,融入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实践中去,好好研究中国问题。

 

第二点是金融和科技密不可分,要重视科技的变化。文艺复兴及与之相应的工业革命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变革,而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可能正在经历一个比文艺复兴时期更波澜壮阔的变革,这是科技发展所致,它对政府、市场、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将带来颠覆性的变化,在这种环境下,很容易浮躁,更须保持定力,我们在这种变化之中既要Be open, 又要Go deep,这是非常重要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