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地 址:北京海淀区成府路43号1号楼603室

邮 编:100083

电 话:010-62798575

传 真:010-62705055

邮 箱:alumni@pbcsf.tsinghua.edu.cn

微 博:http://weibo.com/pbcsfalumni

微信公众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alumni_pbcsf
alumni_pbcsf
您当前的位置:  校友风采 校友观点 正文

吴晓灵:互联网金融成熟后希望放松监管

时间:2015-06-26 文章来源:搜狐网 作者: 打印 字号:
  近日,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畅谈了她对互联网金融等创新应如何监管的看法。吴晓灵表示,当前对P2P等金融创新有着明确的监管要求,在此基础上市场运行成熟后可以考虑放开限制。对于金融衍生品方面的担忧,吴晓灵强调,国外出问题的关键在于底数不清,而改革的办法不是取消,而是使它透明。

  互联网金融如何监管:待环境成熟后希望放松监管

  近几年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国内也涌现出P2P、众筹等新的投融资方式,但相关法律法规与监管的缺失也造成这些领域容易发生一些风险事件,P2P网站跑路、淘宝卖原始股被叫停等事件时常见诸报端。

  “其实监管当局对P2P已经有了明确界限,P2P就应该是平台,资金就不应该在这停留,像陆金所这样想长远做这个的机构都是很严格地在遵守这个规定。”吴晓灵向记者介绍。

  关于众筹,吴晓灵介绍,债权融资最大只能是20万,不能超过30人,股权融资则是有200人的限制,这些“非法集资”红线都是已经划好了,但总是会有违规的,只能够交给执法部门来打击了。

  “我希望放宽监管,但当前的法制环境还不能放开,”吴晓灵强调,现在还应该以200人为监管红线。

  但吴晓灵也补充到,如果在200人的限制内大家遵守得比较好、市场比较成熟了可以考虑放开此限制。

  金融衍生品是必要的:最大的风险是不知情

  美国资本市场的创新往往以金融衍生品创新作为必要的配套,中国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应该如何对待金融衍生品,吴晓灵认为,金融衍生品是必要的,国外出问题的关键在于底数不清,而改革的办法不是取消,而是使它透明。

  “一是让场外衍生品能够标准化的尽量标准化,进到场内来;二是不能标准化的也希望有中央登记的系统,能让它登记出来,让风险被了解。”

  吴晓灵表示:“金融衍生品最大的风险就是不知情,因而众多的机构做的大量产品是不是都要管?不是的,只是要把底数弄清。”

  培育非公开市场有利于A股健康发展

  吴晓灵在此次券商创新大会演讲中特别提到了培育非公开市场的重要性,有投资者担心此举会稀释股票市场的资金,但吴晓灵认为,没有塔基就没有塔尖,当前必须分流一部分资金去非公开市场去培育塔基。

  “非公开市场培育起来后也可以降低企业在公开市场上融资的需求”,吴晓灵补充到。

  另一方面,这也有利于减少A股某些板块的供需矛盾,使价格回归理性。“国外资本市场可能也就十几倍左右的市盈率,而国内有些企业都好几十倍了。”
关闭